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澳门永利官网 > 高中澳门永利官网 > 高二年级 > 小说 > 正文

大坝作证

作者:赵学儒 录入:genj 来源:《语文报▪高中版》第1128期 2019-07-10 09:32:57 

1964年12月,国务院批准丹江口水库工程复工。但此刻,工程变成分期进行,前期工程将大坝建到162米,实现能够防洪发电;后期加高至175米,也就是南水北调工程的主要内容之一,将南水送到北方去。
1997年,杨凤梧被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公室的领导盯上,请他到丹江口水库大坝加高项目部,做质量监督站站长。
那年,他62岁。
…………
到了丹江口,他先来看小丹江。孤单单、似有似无的坟头,荒草萋萋。
小丹江呱呱落地,就会叫爸爸。小丹江生前,有人说他不是凡人;死后,有人断言他注定短命。
那个声音,甜甜的,如蜜。现在回想起来,那声音尖尖的,似刀剜心。
几十年,杨凤梧的眼前时而会闪现那时的情景:
“爸爸,你去干什么活呀?”
“爸爸去建大坝喽。”
“什么是大坝呀?”
“大坝就是把水拦起来,不让水冲毁村子、田地,还有牛羊喽。”
“你建的大坝结实吗?”
“娃娃,你怎么问这个?不结实可不行呀,要人命的喽!”
“我长大了也要建大坝!”
杨凤梧一汪泪水,在眼睛里滚了几十年,一直没有喷出来。
…………
那天中午,烈日当头,骄阳似火,对高温敏感的混凝土最容易出质量事故。杨凤梧放心不下,刚吃过午饭,就匆匆来到大坝工地。
“快,杨倔头来了!”有人大喊。
随着喊声,正在浇筑混凝土的施工班长急忙掩盖违章操作:“快加水!”
他刚露驼背,就被“线人”发现了。他虽然耳背,这喊声却听得清楚。杨凤梧感到不对路,混凝土在出厂前就已经按照配方拌和好了,为什么还要现场加水呢?他快步走近一看,原来混凝土的颜色已经变白了,振动机都振不动了。
他毫不客气:“这是严重违章作业,出了问题会影响万万人的安全喽。停工!”
第二天,质量监督站发出情况通报,建议开除这位班长,向违章单位罚款一万元。
这事引起轰动,许多施工员都引以为鉴,自觉地按设计要求,一丝不苟地去施工。
可是,杨凤梧却几宿没有睡好觉。他反复给张正菊叙说那些工人的“不易”。“天热、活重,都很累。我真有点不忍心处罚他们喽。”杨凤梧歉疚地说。
“这是你的责任,你做得不错!”张正菊鼓励他。
“责任”,这是杨凤梧多么熟悉、多么沉重、多么纠结的词语呀!
张正菊曾说杨凤梧是英雄,有她的道理。在她的心目中,英雄就是一种责任。有责任,才风风火火去干一件事,才认认真真去做一件事,才坚持不懈去成一件事。
岁月轮回,半个世纪后,张正菊终于找回了那种感觉。2014年12月12日,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正式通水。
已经加高的丹江口水库大坝像个谦逊的老人,巍然矗立在大江之上。江水,不时拍打她的胸脯,溅起一朵朵浪花;浪花曼舞,还伴着轻轻的音乐;音乐与春风,与夕阳的光辉揉在一起。
杨凤梧和张正菊在离开丹江口水库前,最后来到大坝上,注目群山围绕的一库清水,涟漪荡漾。天上的白云,袅袅飘动。水鸟,贴在水面上欢叫。风儿,缕缕拂面。水味,丝丝入鼻……
杨凤梧说:“我昨晚梦见了小丹江,他在哭喽。我看到他的孤坟也被水淹没喽。”他还没说完,就放开嘶哑的嗓门,大哭起来。
哭声让群山默默无语,哭声让水面屏住呼吸,哭声让夕阳的脚步停止了……
张正菊劝他:“半个多世纪过去了,我都不想他了,你也忘了他吧。”
杨凤梧说:“半个多世纪了,你就让我哭出来喽!”
泪水,如雨。
两个老人相互搀扶,蹒跚走下大坝。
巍巍大坝,高高矗立,遮住了半个多世纪的故事。江水欢快地流出闸门,汩汩流向北方,流进你我的血管里……
(摘自《光明日报》,有删减)
★赏析
  报告文学兼顾真实性与文学性,即人物、事件的真实准确,文章语言的生动感人。在这二者之间,人的形象是关键。技术员杨凤梧一心扑在大坝的建设上,从年富力强的青年直到头发花白的老年,痴心不改。个人命运与国家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。杨凤梧这样的人值得用一篇文章来书写,这样的人值得国家与历史铭记。
(万象生/供稿)

 

相关阅读

无相关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