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教师频道 > 小学语文 > 随笔 > 正文

送别

作者:李乃娟 录入:cqq 来源:《语文报·教师版》小学总第343期 2019-06-24 14:22:26 

天终于亮了,是的,天亮了。诗人该走了。他仰天长叹,在那样的一个清晨,没有鸟鸣和花香,死一般的沉寂,空气中多了悲伤的气息。他终于瞥见了站在门口的老翁,他是出来送客的。没有了老妇的陪伴,他显得苍老了许多。他们两人相顾无言,心中只有无尽的酸楚。他们在一个乱世相逢,也不知道自己的明天会是个什么样子。那就这样吧,来如风雨,去似微尘。一个没有希望的早晨,一个没有希望的未来。

为什么诗人总在不停地做着或看着一幕幕的离别?《无家别》《新婚别》《垂老别》,那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社会景象,人们要如此疲敝地生活?不停地征战,不停地奔赴不同的战场,然后不停地分离,不停地见证一场场的死亡。年幼的,年轻的,年长的,年迈的,他们真的在为国家慷慨赴难吗?国家的名册上会有他们的名字吗?累累白骨堆积起来的不仅是诗人的眼泪,还有层层叠叠的妻离子散和家破人亡。在那样一个时代状态下,诗人他能浪漫起来吗?他无法不关心人民疾苦,无法不去书写现实。他的作品不需要刻意地艺术加工,只随手一记就可不朽。因为它比历史更真实,更震撼。
在那样一个看似忙乱的时代,有谁能拿起笔,怀着悲愤,滴着眼泪去记述那肝肠寸断的场面呢?杜甫做到了。他的一次次送别,送走的不仅是人,而是整个时代。如果生命是一种偶然,我想他肯定不愿睁眼去看。他挪动脚步,到了潼关,到了新安,到了石壕村,他不经意地睁开眼,看到的还是离别。荒凉的田园他看到了,萧弊的农桑他看到了,乳下孙及出入无完裙的孙母他看到了,逾墙走的老翁他看到了,夜哭号的老妇他看到了,夜捉人的官吏他也看到了,想想还有什么?对,还有那三个男儿,两个刚战死,一个今天还能写封家书,可明天呢,后天呢?他会不会战死?如果活着,会不会有伤带残,会不会娶妻生子?但他肯定不会合家团圆,因为他的兄长们死了。他的命运揪着我们的心。
最好的送别就是无言,在那么一个悲惨的情境中,眼泪都显得多余。最好的感受就是自己受,别人的感受都是不真切的,我们可以想象,但都不真,那太复杂。在那场被称为“安史之乱”的天下大乱中,人们充分认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别离。
诗人走了,他拿不出多余的钱物去帮助这个摇摇欲坠的老翁一家度过难关。他只能默默地说一声:老翁坚强一点。在逃亡的路上,诗人不知还要见证多少离别,而每个离别的背后都有一个苦涩的故事,他是否会用同样或不一样的笔去书写它们呢?
(作者单位:山东日照市五莲县文华双语学校)